重庆幸运农场春节休市几天|重庆幸运农场复式技巧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 > 宏觀經濟鋼管 > 宏觀經濟指標漫談之一:常被誤解的GDP

宏觀經濟指標漫談之一:常被誤解的GDP

2019-02-13   來源:   點擊數:56次 選擇視力保護色: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   合適字體大小:
請把宏觀經濟指標漫談之一:常被誤解的GDP信息發給您身邊需要的朋友:
 中國無縫管網據了解:我國宏觀經濟仍存在一定下行壓力,但陷入通縮可能性不大。去年12月份我國CPI和PPI的數據雙雙下滑,CPI回到了2%以下,PPI也出現了下降,這說明通脹的壓力很小,現在出現了通縮的擔憂。在整體經濟出現下行壓力的時候,市場的需求在萎縮,就有可能造成物價的下降。這時候就需要出臺更多的政策來扭轉這種趨勢,近期財政部、發改委、央行、國稅總局等多個部門紛紛表態,要采取有效措施來扭轉經濟下滑的局面,如果這些措施包括減稅降費,包括放大信貸支持,以及降準等措施逐步落地,有可能會改變陷入通縮的局面。
  
  中國面臨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從未有過的長期下行,宏觀經濟的話題再度引人關注。然而,在宏觀經濟被熱議的同時,卻常有似是而非的言論出現,究其根本,往往對所涉宏觀經濟指標的基本含義存有誤解,而純粹以吸引眼球,販賣焦慮為導向。這是本系列的出發點。
  
  GDP是什么
  
  什么是GDP(Gross Domestic Product,國民生產總值)?國家統計局對GDP的正式定義如下:指按市場價格計算的一個國家(或地區)所有常住單位在一定時期內生產活動的最終成果。
  
  這個定義雖然簡短,卻有幾個地方值得注意:
  
  “市場價格”,說明GDP的核算中是考慮價格因素的。
  
  實踐中,經常有名義GDP和實際GDP的提法。名義GDP指包含了價格因素的GDP;而實際GDP則剔除了價格因素。通常,當我們談論GDP本身時,更多指名義值,這也符合上述定義;但是,當討論GDP增速時,則往往指剔除了價格因素的實際增速,或者叫不變價格增速,而只是在特定情景下才使用名義增速,因為我們更關心的是產品量的增長,而非由于價格上漲帶來的增長。
  
  例如,2018年,中國GDP初步核算數位900309億元,同比增長6.6%,而如果用統計局公布的2017年GDP最終核算數820754億元來計算,我們發現2018年的增速為9.7%,遠不止6.6%,這個9.7%就是名義增速,而6.6%是剔除了價格因素的實際增速。
  
  當不需要考慮價格因素時,名義增速可能更具參考價值,例如在考慮GDP與企業利潤的關系,以及GDP和利率的關系時,否則,大多數時候,實際增速可能更具意義。近年來,由于實際GDP增速波動極小,名義GDP增速越來越被重視。
  
  需要指出的是,計算實際GDP所剔除的價格因素,并不是通常我們所熟悉的CPI,而是“GDP平減指數”,具體當我們討論價格相關指標的時候再詳細討論。
  
  “一個國家(或地區)所有常住單位”,即GDP的核算是按地域而非國民進行的,無論是中國企業,還是美國企業,只要在中國創造的價值,都計入中國的GDP。
  
  “一定時期內”
  
  談論GDP的時候,通常是說某年或某個季度的GDP,在經濟學中,我們通常稱類似的概念為“流量”;與之相對應的,是所謂“存量”,即某個時點的量,比如M2,談論M2的時候,從來都是說某月末、某季末或某年末的M2。如果用企業會計來對比,“流量”大致相當于利潤表的科目,而“存量”大致相當于資產負債表的科目。從這一角度看,GDP并不等于社會財富總量,而只相當于一定時期內,社會財富的增量。
  
  中國無縫管網據了解:分不清“流量”和“存量”的區別,就容易導致一些似是而非的結論。比如這樣一種說法:中國2019年GDP是900309億元,GDP是820754億元,新增GDP不到8萬億元,而中國每年的利息支出超過10萬億元,每年新創造的財富已經不能覆蓋利息。這種說法看起來很有道理。然而,正如前面所說的,GDP本身就是財富增量,因此,如果要拿每年新創造的財富和利息負擔比,應該用的是GDP而非GDP的增加額。
  
  從這個角度看,當前某些常用的指標實際上是值得推敲的。比如,我們常說的宏觀杠桿率,也就是宏觀意義上的負債率,通行的計算方式是用債務總額/GDP。但是,債務總額是存量,而GDP是流量,計算負債率正常的做法應該是債務/資產。以債務總額/GDP來度量負債率,實質相當于在企業財務報表分析中用負債/利潤來度量負債比率。其不恰當性一目了然。當然,這一看似“謬誤”的最主要原因其實是技術原因,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容易編制,但國家的資產負債表編制起來則困難得多,其中最主要的困難是一個國家的資產不易度量,而一個國家的負債和GDP則相對容易度量得多。因此,債務總額/GDP目前仍是度量宏觀杠桿率的主要方式。
  
  “最終成果”,即GDP是不含中間投入的。
  
  在中國的GDP核算中,一個常為人所批評的現象是:各省GDP之和超過全國GDP。批評者認為這是數據造假的表現。近年來,隨著陸續有地方暴露出數據造假,部分證實了上述觀點。然而,各省GDP超過全國GDP,不僅僅是數據造假的問題,也與GDP的定義中不含中間投入有關。
  
  此前,各省GDP由地方核算,而全國GDP由國家統計局核算。而GDP核算是要扣除中間投入的。因此在各省單獨核算地方GDP時,可能出現的情況是:某產品在A省是最終產出,但運到B省后是中間投入,這樣,在A省核算時會納入A省的GDP,但從全國看,則不應計入GDP。如此下來,各省GDP之和自然可能大于全國。以企業做比喻,當集團公司編制合并報表時,需要先將集團內部各單位的往來業務抵消,而簡單將各省GDP之和與全國比較,相當于將集團各子公司報表簡單相加得出合并報表。
  
  從這一角度看,地方GDP之和大于全國GDP,一方面可能與各地數據造假有關,但另一方面,更多是個核算方式的缺陷。解決的方式是地方GDP由國家統計局統一核算,目前這一變化已經開始。
  
  GDP的三種核算方法
  
  在實踐中,GDP有三種核算方法,即生產法、收入法和支出法,對應著GDP的價值形態、收入形態和產品形態。其實這三種方法本身是統一的。
  
  一個經濟系統基本可以視為三個部分組成:居民、企業以及政府。GDP的價值形態對應著三個部門所創造的價值之和,即增加值,從核算方法看,即GDP核算的生產法。我們所看到的統計局實時發布的GDP數字,即是生產法的數字。同時,各部門所生產的產品在銷售后,即轉化為各部門的收入,包括居民部門的勞動者報酬、企業部門的營業盈余和折舊,以及政府部門的生產稅凈額,對應GDP的收入形態和GDP的收入法核算。而從產品的最終用途看,無非是消費品或投資品,對應GDP的產品形態,以及核算的支出法,考慮到某些產品最終用途在國外,將凈出口部分獨立出來,就形成了支出法核算的GDP,也即人們所熟知的消費、投資、凈出口“三駕馬車”。
  
  關于支出法GDP的常見誤解
  
  在GDP的三種核算方法中,人們所熟知的,是支出法GDP的消費、投資、凈出口三駕馬車。然而實際上統計局每個季度按期公布的是生產法GDP,而支出法和收入法GDP則公布相對較晚,例如支出法GDP的完整數據則往往在下一年才發布,收入法GDP的發布則更晚一些。統計局近年來在每個季度發布GDP數據時,會公布三駕馬車對增長速度的貢獻而并不公布其本身。
  
  對于關心總需求的人而言,這個頻率顯然是不夠的。同時,統計局每月會發布固定資產投資、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數據,海關每月會公布商品的進出口數據。于是,一個自然的誤解就出現了,以固定資產投資視為三駕馬車的投資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視為三駕馬車的消費,海關的商品凈出口視為三駕馬車的凈出口。比如曾經有這樣的說法:2017年,中國GDP為820754億元,固定資產投資631684億元,投資在GDP中占比接近77%。
  
  然而,上述理解又是混淆了基本概念。最終消費支出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,資本形成總額≠固定資產投資,貨物與服務凈出口≠貿易順差。盡管這三組概念確實在每組兩個概念之間都具有相關性。我們下面不就具體定義做詳細推演,只指出幾個明顯的區別。
  
  關于消費,最明顯的一個區別是: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只包含餐飲服務消費,而不含其他服務消費。而如今居民消費的一個趨勢則是服務消費占比上升。統計局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,2018年,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中,服務性消費占比為44.2%,因此,只包含餐飲服務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大大低估了支出法GDP中的最終消費支出。
  
  而從投資的角度看,“資本形成總額”一方面包含存貨變動,另一方面,其中的“固定資本形成”也與“固定資產投資”有所區別。用會計科目做個類比的話,固定資產投資相當于會計上的“在建工程”,固定資本形成則相當于會計上的新增“固定資產”。中國固定資產投資631684億元,而支出法GDP中的資本形成總額為360627億元,前者是后者的175%。就前面所說的投資在支出法GDP中的占比而言,中國資本形成總額在支出法GDP中占比最高的一年是2013年,達到47.25%,2017年占比為44.4%。
  
  至于貨物與服務凈出口和每月海關發布的貿易順差相比,存在兩個區別:第一,后者同樣不含服務貿易。第二,則是計價方式的不同,“貨物與服務凈出口”中出口和進口都按離岸價格計算,海關每月發布的數據中,出口按離岸價格計算,進口按到岸價格計算。
  
  GDP的缺陷
  
  盡管GDP是個重要的經濟指標,但其缺陷同樣明顯。典型的如以下兩點:
  
  第一,GDP核算僅核算了經濟總量的增長,而沒有考慮社會福利的改善,換句話說,GDP的增長未必都是對社會有利的。最為常見的問題如GDP核算中不包含環境成本,這可能是GDP現在最受詬病之處。原因大概一是GDP指標創建時,環境問題并沒有現在這樣受重視,二是環境成本本身度量起來比較困難。目前,學術界有所謂“綠色GDP核算”的嘗試,但推行開來尚早。很多年前,薩繆爾森在他那本著名的《經濟學》教材中曾經提出用“經濟凈福利”取代GDP的觀點,然而也并未得到推行。
  
  第二,如前所說,GDP只是一段時期內的生產成果,因此不等于財富存量的增長。所謂在地上挖個坑,然后填上,雖然看起來沒有任何變化,但卻創造了GDP。因此,所謂自然災害有利于GDP增長,雖然看起來荒謬,從邏輯上并無問題。當然,只是這種增長同樣不是我們所要的。中國無縫管網據了
轉載本站文章請注明,轉載自: 中國無縫管網 - 鋼管行業首選門戶網站!
本文鏈接:
打印】 【關閉
更多 資訊搜索宏觀經濟指標漫談之一:常被誤解的GDP
>>返回中國無縫鋼網首頁
  • 分類列表
  • 供應新聞
  • 熱點推薦
  • 相關新聞
  • 最新信息
新聞中心 |關于本網 | 幫助中心 | 隱私聲明 | 廣告服務| 聯系我們 | 意見反饋 | 網站地圖 | 企業商訊
客服熱線:+86-0635-8512422  技術支持:18963521667 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六:8:00-18:00
Copyright © 2008-2019 Wufengguan.org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 中國無縫管網 版權所有
重庆幸运农场春节休市几天 北京pk10技巧高手赚钱 江苏时时开奖 后三复式每天稳赚技巧 网赌龙虎刷反水怎么做 北京pk拾输钱的原因 全网最早无错36码特围网址 pt游戏哪些平台有 七乐彩2000期的走势图 棒球 安徽时时走势图官方 黑马计划账号共享 重庆时时彩官网 黄金计划软件网址是什么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 双色球专家精选一注 三公扑克牌游戏下载